Digital Performance

表演空间

PERFORMANCE SPACE

Thoughts: 4.20/2016

“对于斯特拉斯伯格来说,对经历过的情感进行二度创作,处于表演者任务的中心位置。而阿德勒强调说,对于她本人,以及对于斯塔尼斯拉夫斯基,想象力必须处于主导地位。”

“表演者的情感体验与他所扮演角色的情感体验是不同的。理解与想象将表演者带进角色的内心。阿德勒强调,表演是一种针对观众的努力,而不能仅仅涉及自我隐私。”

“对于阿德勒来说,表演就是行动。她说,行动不仅在表演者中,也在观众中引发情感。如果表演者理解所表演动作的本质的话,就是在帮助观众更为深入地理解自己的行为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 from 后记 《表演的艺术》1

由于在做博士论文的理论调研部分,我认为对于表演艺术的评估就是能够科学的理解并阐释“在表演空间内表演者(performer)和观看者(audience)之间相互的认知与观察行为”。这里的表演空间并不局限于戏剧舞台,而是一个集“表演者”,“观看者”以及“舞台环境”综合性的“表演空间“。

Slide1

Figure 1. 表演空间中的表演者与观察者交互模型(A model of interactions between the performer and the audience in live brain-computer mixed-media performances)

从表演者的角度来看,当其为某个特定的角色进行排演准备时,其自身将会一分为二,变成”自我“与”角色“两个本体。表演者需要最大限度地发挥”自我“的理解与想象力,通过“行动”(唯一的表现形式),无线地接近那个“角色”。而那个“角色”也就是表演者想要呈现给观看者的主体。

如果我们把舞台表演按照情节发展分成若干个小片段,每一个小片段都有其想要表达的主题以及相应的主体情绪。表演者通过自身经历过的情感进行二度创作来解读此刻片段中“角色”的情绪,从而产生出“共情”的效果。那么,对于表演者和观看者,其拥有怎样的情绪认知是正确的,适合表演空间的呢?

更进一步来讲,如何建立表演空间内的情绪认知模型(cognition and emotion model)?

REFERENCE

1. Adler, Stella. The art of acting. Hal Leonard Corporation, 2000.

facebookweibolinkedin
@